181211

虽然很不舍,但我就要和我的负能暂别


负能曾给我的创作很大帮助


那个时期的痛苦已经通过绘画宣泄


已经被永远留在那个阶段的那个时间点


我永远记得那时候的我的形状和模样




在这个时候突然明晰,其实是之前不愿深想的




是害怕自己戳破泡泡以后回到现实


害怕面对一些真实的事情


比如说


一旦失去情感就难以作画这件事


变成一个没有情感,画不出画的人,这件事本身就能让我一度停留在那种情绪里,有借口并理所当然沉溺其中


原来是因为害怕变成一个连自己都没办法感动的冷漠无情甚至毫无血性的人,即便那是沉闷的蓝色情绪,也能让我这个人稍稍带有色彩




现在看来,不管是好的坏的情绪都有它一定的感染程度和存在理由,心境变化的话画也会变化吧,对于我来说是这样,因为绘画能够从心灵和精神上感化人,在这个过程中不自觉自己也变得开朗起来,暂时需要更多明亮,所以收拾收拾也该把灰色放好了




夜晚带来的情绪格外多,所以我也可以顺理成章脱罪了

评论(10)
热度(85)

© I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