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の寿命

你望一颗星,有两个动机,因为它是发光的,又因为它是望不透的。 


北方的星空跟南方相比离人更近,像玻璃罩把人盖住,“碗心”覆盖的一层忽明忽现的光点,仿佛在下一刻就要落到脸上,干凉的空气和星星流动的夜晚最配。

天荒地老:时间的长久。可是这样的时间却不及一颗星的寿命。


很难想象这样不可思议的自然景观竟存在了如此之久。星体陨落,生命消逝,星和人的一生好像也是这样,交替闪烁着然后黯淡归零。

潜入晴天的宇宙/

掬起数不尽的繁星/

洒洒落落/

像泼染黑色的图画纸/

连接起星光的点与点/

然后再将那添上几画/


在我和星完成的宇宙里/

填埋夜空宛若枯叶的鱼群/

趁着瞥开眼的空隙又试图浮出水面/


满溢而出的话语被风声卷走/

仰望的月笼影/

溺水的夜晚/

我们仍牵着手奔跑上那拉开窗帘便将窗外景色都笼罩的彩虹/


乘上我们完成的狭小的太空船/

朝往昔幻想一如梦境的世界/

翻滚坠落似地 星尘覆顶/


—from WHOO.


你望一颗星,有两个动机,因为它是发光的,又因为它是望不透的。某天你不想再观望,你靠近它,尝试着去理解,也尝试着发光。

评论
热度(46)

© ITO | Powered by LOFTER